武汉封城日记之第七天

全国确诊的新冠肺炎病例终于超过六千了,疑似数字更是直奔破万而去。

理性看待,这当然是检测权力下放和试剂供应回升的原因所造成的,原本积存的病患都开始得到了判定,于是释放出了高额的新增数字。

然而同时让人忧虑的是,这场肺炎的确诊人数也轻而易举的超过了2003年的Sars,尽管目前显示的致死率只有Sars的一半左右,但其来势汹汹的感染速度,仍然重新唤起了人们对于噩梦的回忆。

知乎上那条历史问题——如果再发生一次Sars,我们的应对会不会比2003年更好——突然被翻出来鞭尸,大多数回答都被证明是盲目乃至无知的乐观。

我倒无意继续重复打脸不打脸的说辞,而是想说,生物技术的进步并不是影响判断这个问题的唯一参数,除了早就被批判得体无完肤的官僚系统之外,其他种类技术的进步,也会阴差阳错的制造难关。

比如交通网络的进步。

在2003年以前,中国是没有高铁的,大规模人群的跨省运送效率,和17年后是完全不可比的,而相应的,当时的防控压力,也不能和现在同日而语。

前几天推荐过的那本《病毒来袭》里还有这么一段话,大意是一双早上才踩在澳大利亚泥土里的靴子,晚上就可能从亚马逊雨林的沼泽里穿过,这种空前发达的运输能力,为病毒的扩散带来了得天独厚的机会。

都说人不可能两次跨进同一条河流,可是不要忘了,河流本身也是会变化的,相隔17年的河流,也早已不是同一条了,只有横亘在河流中央的石头,才是永远静止的。

今天是大年初五,按照习俗,应该是拜财神的日子。

以前每逢今日,武汉的归元寺从凌晨开始就会被挤得水泄不通,人流密集到鞋子都会被踩掉的地步,寺里香火兴旺,烟气缭绕,每尊菩萨脸上,都挂起了灿烂的笑容。

近年以来出于安全考虑,管制多了起来,也不再放任市民提早过去,归元寺夜里压根就不开放,我去得也少了,不再目睹盛况,不过听说白天依旧车水马龙,连寺门口卖烧饼的摊贩,都要临时多雇两个小工,否则应付不过来顾客。

这次的大年初五,归元寺应该是真的“凉了”,求财固然重要,但也比不过性命,而且极有可能的是,没有人会在2020年拥有好的财运。

制造业、零售业、服务业、旅游业⋯⋯都在未雨绸缪的思虑接下来该如何止损,是的,既要对抗疫情,也不能忘掉生产,长久的这么冻结下去,用来陪葬的是经济活动。

朋友圈里,企业家们都说愁云满面,甚至还有人用刘强东在Sars期间抓住机会转型做起京东的故事来相互勉励,很是真诚。

一语成谶的还有最早是王兴转出来的那句话:“2019年也许是过去10年来最坏的一年,但它也有可能是未来10年最好的一年。”

要不要这么准啊⋯⋯

对了,顺便说一句,2020年,已经过去了8%了,你意识到了吗?

这是我的武汉封城日记,第七天。

文章版权属于作者,如有侵权,请联系本站进行相应处理
自职者-帮你获得自由职业的新身份 » 武汉封城日记之第七天
ajax-loader